10年专注纺织服装产品质量有保 售后7×24小时服务
24小时咨询热线:4006666666
联系我们
纺织服装有限公司
全国免费服务热线:4006666666
地址 :中国·北京
联系人:陈经理
您的位置: 首页>>热门话题>>正文
热门话题

纺织公园拆迁吗(保存了两瓶贵州茅台酒)

时间:2023-10-30 作者:admin666ss 点击:

今天给各位分享关于【纺织公园拆迁吗】,以及【保存了两瓶贵州茅台酒】的知识点。如果您能从中获取启发,那就是我们开心的事了,现在开始吧!

纺织公园拆迁吗,保存了两瓶贵州茅台酒?

茅台酒可以说是酱香型白酒的典范,而且也是中国知名度最高的白酒,并且这几年茅台酒的价格一直呈上升趋势。

我老爸退休前是军人,年轻的时候经常全国各地的去出差,有时候会捎带几瓶地方的名酒回来跟战友们共饮。我老妈现在一提起茅台酒就会说起当年的往事,80年的时候茅台酒供销社卖8元一瓶,那时候一瓶茅台酒的价钱是我父亲一个月工资的五分之一。他在招待自己远方来的同学兼战友的时候一下子买了两瓶,当时给我妈气的够呛,基本半个月的生活费都花进去了!而且更可气的时,我父亲他是滴酒不沾的人,他就知道茅台酒好、有名才买来招待远方来的战友的。

现在我妈一提起茅台酒就会说:“谁也不能走到前面看,要是知道现在茅台酒这么值钱,当初8块钱一瓶的时候买上几箱存起来,现在岂不发了?”

保存了两瓶茅台酒,是1980年买的,一直埋在地下,现在还值钱吗?

一,这个要看酒的真假

做为70后,我经常听身边的长辈讲起当年茅台酒的价格,可以说1980年的茅台酒根本无需16元一瓶,因为当年是计划经济时代,茅台酒的市场价格基本都是8元,毕竟那时候都是国营商店,不存在也不可能有哄抬物价的现象。茅台酒我们知道的市场品牌有五星和飞天两种,其余还有很多贵州怀仁出产的冠以茅台名字的酒,这个以前和现在都有不少。所以即使是标注茅台二字的酒,以前和现在都一样价位高低贵贱都不同。就是不知道题主是哪个牌子的茅台?而且从买的价钱上就跟当年的茅台售价不符。茅台酒厂在1951年建立,当时的人民政府是把茅台镇有名的“成义烧坊”、“荣太和烧坊”、“恒兴烧坊”合并为现在的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国营贵州省茅台酒厂,所以1980年买的茅台酒不论是出口还是内销的品牌,瓶身肯定会有国营贵州省茅台酒厂的字样,如果出现其它的什么“茅台镇”、“怀仁”等,那么就非正宗的。

二,真正的保存完好的1980年的茅台酒值多少钱

茅台酒的老酒基本属于有价无市的状态,毕竟很少有人会辨别这种四十年前的老酒,而且这种酒如果保存不好的话,瓶身和酒瓶盖早就腐坏,所以从外观上基本很难辨识。尤其是来自民间的非专业的收藏者手中的,所以这酒即使是真的,也只能收藏者自己留用,毕竟外观上已经面目全非,没有人会花几万块钱去买这种品相很差的酒。酒的收藏是一门学问,不光对温度和湿度要求很高,而且瓶口的密封也有很大的讲究。1980年买的茅台酒,估计那时候懂得收藏的人少之又少,而且酒存放在地下。要知道茅台酒再有名也是蒸馏酒,它跟黄酒有很大的区别,它的酒精是会蒸发的,所以我觉得题主不是编故事就是酒盲,因此即使手里真有这酒,那么也卖不到钱,而且里面还有多少酒都不好说。如果真的是保存完好的1980年前出产的茅台酒,估计现在一瓶至少也要卖到7万左右,不过这个只有专业懂行的人才会买。至于题主买的16元一瓶的还埋在地下的茅台酒,这个基本不会有人买,留着自己当“传家宝”吧!

人会吃哪碗饭?

我爸爸是断掌的,生下来没有哭,稳婆使劲拍打他的屁股,可还是没有声音。

大家都以为爸养不活,因为脸都黑了。奶奶是高龄产妇,生下他时应该有五十岁了吧,因为当时堂哥都一岁多了。是她大儿媳妇侍候她的月子。

本来大家都不抱希望了,把他扔一边,想着迟点再处理掉,可他竟奇迹般地睁开了眼,活了过来。

很多懂点相术的人,看过他的手掌后都说他人生有两次成功的机会,错过了就只能成贫民。

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,他没能把握住这两次机会。

一次是,他当时是最年轻的小学老师,上面领导都很看中他,也提拔他到了主任的位置,可就因为超生,被免去了职位,这份铁饭晚就此丢掉。

本应步步高升的职位,因为想要一个儿子断送了。

还有一次赶上了深圳大开发的第一批弄潮儿,他和堂哥去深圳创业,当时有人叫他拿几千元买下一栋两层有四百平方的楼房,却因为家里的几个女儿,想着再生一个儿子,而且只有妈妈一个人看顾家,家里的几亩瘦田没人耕种。想着放不下家里的种种,竟放弃了能在深圳当包租公的机会,回家当了农民。

而我堂哥,却和大嫂一起在深圳创业,直到现在几乎包下了整个龙岗市场的猪肉屠宰。混得风生水起,在深圳有房有车,还做了包租公,三个儿子继承了他的事业,全家都在深圳生活,儿子,孙子的教育全是最好的。

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只能说是命中注定,现在他整天说,这一生为了要个儿子,失去了半壁江山。

这就是命里无时莫强求,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。

安徽安庆未来发展前途如何?

您好:我是MR张!

安庆市2017年GDP在全省排名中名列第四,共1708亿元,整体来看,是往好的方向发展,但是并不快(说实话,发展比较突出的安徽省内也就数合肥了,大家都懂的)。安庆的文化底蕴还是比较深,黄梅戏之乡,旋律真的很不错,但是并没有给安庆带来多少经济发展,旅游行业安庆这块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,毕竟自身资源在安徽省内还是比较丰富的,如天柱山、岳西天峡景区等。

个人经验:

安庆有一个县级市—桐城市,不知道大家都没有去过,我第一次去的感觉就是,到了温州或者义乌,家家户户都是开厂,都是生产型小公司;年度GDP应该在300亿左右,是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地方。但是这几年由于受到实体经济和互联的影响,发展的一般,如果当地政府能把现有的产业统筹管理和扶持,把先进的技术和管理,输出给当地小厂小公司,打通外界销售渠道,政府引导,民众随后。

那么安庆的未来发展怎么样呢?

1、修建地铁,造福老百姓:据安庆政府规划6条轨道线分别是3条城市轨道交通(1号、2号、3号)和3条市域轨道线(S1号、S2号、S3号);预计2018年开建,整体时间规划是2018年-2023年。安庆的老百姓以后出门就更方便了,这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标志。(安庆修建的是轻轨)

2、铁路网的扩建:安庆的铁路交通是不太发达的,俗话说得好“要想富先修路”;合安九高铁建设,预计2020年通车;武杭高铁也规划,武汉—安庆—杭州(中间站省略),也是能带动安庆发展的高铁线。(还有不少在规划在建的就不做多介绍)

以上两点应该是安庆城市发展的基础,也是一个城市发展到一定级别的标注,其他的领域也是发展的,如旅游行业,旅游讲的文化和特点,就看安庆旅游局如何打好这张旅游文化名片了,工业产业还需要加强,本身安徽城市的工业就不强,大部分都是前期政府招商引资,但是某些城市的政府并没有把这个政策利用好,眼光比较短浅,导致很多招商引资项目难产;所以一个城市的发展快和慢,好和坏,政策是一方面,一个好的政府班子很重要。

人可以对自己的亲人恶毒到什么程度?

67岁的邹秀云,回老家质问小叔子,为何趁她患癌住院,霸占她和亡夫的房子?结果小叔子一块砖头飞来,砸得她儿子头破血流,还声称他是按老父亲的遗嘱行事。

邹秀云照顾公婆几十年,公公去世时她一直陪在身边,却从未听说过有什么遗嘱。

分家

邹秀云的公公刘根红在世时,是粮所干部,他做事利落,是家里的主心骨。

纺织公园拆迁吗(保存了两瓶贵州茅台酒) 热门话题

刚结婚时,邹秀云和丈夫以及公婆、小叔子,挤在老房里,随着女儿的出生,生活十分不便。

刘根红考虑到小儿子几年后也要成家,于是在1977年,以大儿媳邹秀云的名义,申请了宅基地。

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全家只有邹秀云是农村户口。

宅基地批下后,刘根红出钱建了8间新房,几年后随着小儿子刘建军结婚,老人将房子一分为二,兄弟俩各分4间,不偏不倚。

老两口退休后,便跟着大儿媳邹秀云一家居住,帮忙带大一个孙女和两个孙子。

都说“远香近臭”,可是两位老人对朝夕相处的大儿媳颇为夸赞,认为她老实厚道,从不惹事。

反倒是对住在隔壁的小儿媳,冷眼相看。

小儿子刘建军夫妇是双职工,他们的女儿出生后,便将大儿媳家里当成托儿所,早上送过来,晚上接走,有时晚饭也在大儿媳家里解决。

小儿媳却从不知感恩,反而时不时埋怨公婆偏心,将退休金全给了大哥大嫂一家。

“也怪我命不好,单位查得严,只生了一个女儿,不像大嫂生了仨,有儿有女。”

言外之意,是公婆重男轻女。

一听这话,刘根红把小儿子刘建军叫到跟前,狠狠教训一顿:

“几个孩子吃喝我都一视同仁,我要是重男轻女,就该把你的房子收回来,全给你大哥!”

刘建军惧于父亲的威严,唯唯诺诺地听着,满脸陪笑,让父亲消气。

可回到家里,总免不了和妻子一阵埋怨,称父亲只看重大哥,却从不拿他当儿子。

那时,兄弟两家在老父亲的震慑下,几十年来虽偶有摩擦,却从未有过大争吵。

谁曾想,2年前,刘根红去世后,一切就乱了套。

“分遗产”

早在刘根红去世之前,邹秀云的丈夫就于2012年撒手人寰,撇下妻儿和八旬父母。

两位老人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,身体大不如从前,邹秀云的婆婆更是一病不起,靠着汤药续命。

邹秀云每日在床前伺候,送水喂饭,端屎端尿,毫无怨言,她的一片孝心,连邻居都为之夸赞。

刘建军两口子做起“甩手掌柜”,表面对大嫂千恩万谢,背地里却不屑一顾:

“爹娘每个月的退休金,都进她腰包了,她可不是要尽心尽力!”

邹秀云的大儿子刘立结婚后,她要进城带孙子,公婆的安置,成了难题。

邹秀云找到小叔子刘建军,希望对方能照顾公婆几年,等她抽开身,再回老家孝顺公婆。

刘建军断然否决:“我们两口子还没退休,实在没有时间,再说爹娘跟你习惯了。”

邹秀云无奈之下,将前些年改建过的老房出租,带着公婆一起进城,住在大儿子家里。

直到小儿子大学毕业后,也在同一小区买了房子,这才将爷爷奶奶接到他那里住。

2年前,91岁的刘根红突发不适,被紧急送往医院,半个月后离开人世。

当时邹秀云和两个儿子都守在老人身旁,考虑到已是凌晨2点,刘立第二天一大早才通知在老家的叔叔。

按照家乡习俗,刘立作为长孙,代替父亲为爷爷出殡下葬。

办完丧事一个月后,一家人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,刘建军就上门了。

他将一家人召集在一起,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现在爹走了,是不是要分一下遗产?”

“送大礼”

一听这话,邹秀云和两个儿子错愕不已。

两位老人年过九旬,常年服药,退休金用来求医问药了,即使有剩余,也为他们买了营养品,哪还有遗产?

刘建军却自顾自地说道:“爹和娘的退休金,每人有4000多元,爹还外出打过1年工,按我推测,应该留下40万元。”

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可是在邹秀云看来,纯属空穴来风。

婆婆王美花躺在床上,忍不住帮腔道:“家产早在40年前分完了,我们连40万都没见过,哪来的钱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刘建军径直打断:

“娘,现在我才是你唯一的儿子,你们偏心了一辈子,爹办丧事也不让我挑大梁,你还是分不清远近!”

一家人争来争去,也没争出个所以然,最后不欢而散。

自此,两家各自为营,刘建军除了偶尔来看望一下母亲,平时从不与大嫂一家走动。

邹秀云顾及家人情面,逢年过节让三个孩子拎着礼品,上门探望叔叔。

原本是一片好心,结果她从老家人口中得知,小叔子和弟媳在村里到处污蔑,说她得意忘形。

“她养出3个大学生,其中还有两个儿子,觉得自己了不起,天天让孩子上门,装样子!”

邹秀云听后,心寒不已,这礼,她不知道是送还是不送了。

正当她犹豫不决时,万万没想到,小叔子竟然给她回了一份“大礼”。

几个月前,67岁的邹秀云身体不适,被确诊为肺癌

做了手术后,她向儿子提出,出院后想回老家休养,也方便随时祭拜老伴和公公。

两个儿子尊重母亲的意愿,他们原想等母亲病情稳定后,再抽时间回老家,将老房翻新一下。

结果没等到母亲出院,老房的租户就给刘立打电话,称被刘建军赶了出来,理由是房子是他的。

兄弟俩觉得不可思议,为避免影响母亲养病,他们暂时瞒住母亲,几天后和大姐夫前往老家,了解情况。

只见老房的前后门锁全被换掉,透过窗户望进去,客厅被叔叔打通,粉刷一新,摆放着崭新的沙发、茶几和电视机。

看到这副情形,三人顿时怒不可遏,找到叔叔理论。

没想到叔叔理直气壮,表示父亲的遗产,他分文未得,老房就该归他。

叔侄争执了半天,结果是三个年轻人被叔叔气得浑身哆嗦,无功而返。

对质

回去的路上,大姐夫愤愤不平地说道:“既然他不讲理,我们也不要顾及情面,找几个朋友,将他的东西清出去!”

刘立和刘亮继承了母亲的善良,急忙阻止道,毕竟是一家人,闹得太僵不好。

他们想与叔叔妥善协商,结果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在派出所、司法所和居委会,前前后后进行十几次调解,都无济于事。

刘建军态度强硬,永远只有一句话:我就是不搬!

邹秀云出院后,见儿子迟迟不肯送她回老家,再三追问下,这才得知实情。

可以说,老房几乎承载了邹秀云的一生,她在这里住了40年,洗衣烧饭,哺育儿女,孝顺公婆,亦送走了她的丈夫。

如今老房被小叔子霸占,老人顿时泪水涟涟,坚决要回到老家,找小叔子说理。

这一次,刘立和弟弟叫来记者,希望记者能够帮忙化解一家人的矛盾。

却没想到在镜头的记录下,看到令人心寒的一幕。

刘建军面对记者的到来,依旧毫不退缩,矛头直指大嫂,称她“得了便宜还卖乖”,霸占了老父亲40万的遗产。

继而又说道,他入住大嫂的房子,并非霸占,而是父亲生前留下遗嘱,要将老房留给他这个唯一的儿子。

当众人想查看遗嘱时,刘建军却顾左右而言他,这时他的妻子说道,当时公公是口头遗嘱,叮嘱她和丈夫守住老家多年的产业。

刘建军的女儿刘琪,带着记者来到老房参观,丝毫没觉得入住大伯母的房子有何不妥:

“这本来就是爷爷留给我们的啊,再说了爷爷有两个儿子,就该平分家产。”

为了了解更多真相,记者采访了附近邻居。

邻居表示,刘家大嫂几十年来,一直尽心尽力赡养公婆,反倒是刘建军一家一天没管过,还怨气颇深。

在他们看来,所谓“大嫂侵占财产”,根本是刘建军为霸占房产找的借口。

“他爹娘卧床好多年,吃药住院也花了不少,老二太过火了,不讲理。”

就在这时,老房门前传来激烈的争吵声。

殴 打

原来,刘建军的妻子与邹秀云理论时,因情绪激动扭打在一起。

刘亮担心病重的母亲受到伤害,急忙上前拉扯。

几米之外的叔叔刘建军见状,捡起一块碎砖头,小跑上前,朝着小侄子狠狠地za了过去。

由于用力过猛,他跌倒在地上,上半身压在侄子身上。

不等刘亮反应过来,他的脑袋就被叔叔砸出一个小洞,鲜xue直流,胳膊也被咬出xue。

如果不是众人及时拉开,后果不堪设想。

这一次会面,以双方均有不同程度的挂彩告终。

刘亮头上和胳膊上裹着厚厚的绷带,垂头丧气回到家中。

奶奶王美花见状,心疼不已,称小孙子刘亮最老实孝顺,她和老伴进城后,一直由小孙子照顾。

老人气不过,当即给小儿子打电话,批评他不顾亲情,竟然打伤亲侄子。

小儿媳抢过电话,辩解道,是他们先打我,我们才还手的,你儿子也受了伤,你一个90多岁的老人,不要总是偏袒他们!

老人不愿与儿媳争执,对儿子说道:

“儿子,家里发生这种事,你觉得对不对呢?娘希望你们有矛盾,能坐下来协商。”

最后,老人再三表示,家产早在40年前就已经分好,希望小儿子能尊重老伴的分配方案,把老房还给大儿媳。

在记者的帮助下,他们再一次前往派出所,接受调解。

经过2个小时的协商,刘建军这才向侄子刘亮低头认错,称不该打伤侄子。

而刘亮也原谅了叔叔,不会追究他的法律责任。

至于老房,他们表示,会再次召开家庭会议,内部协商解决。

结语

刘建军没有赡养过父母一天,反而趁大嫂病重,强占她的房屋,又对侄子痛下狠手,这样恶毒的行为,毫无半点亲情可言。

即便他认为父母偏心,也不是他侵占大嫂财产的理由。

再说了,即便父母手上有财产,他们也有自由分配的权利,儿女无权干涉。

而如果没有大嫂用户口申请宅基地,当年刘建军又怎么能分得4间房?

做人不懂得饮水思源也就罢了,反而落井下石,对亲人下毒手。

对于这样的人,我认为不必顾念情谊。

邹秀云一家与其反复调解,不如直接搜集证据,通过法律手段,夺回属于自己的权益。

对此,大家是如何看待的呢?欢迎在评论区交流~

我是米粥的阅读时光,热爱阅读,随时分享人生百态,欢迎关注!

欢迎点赞、评论与转发, 您的喜欢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!

关于【纺织公园拆迁吗】和【保存了两瓶贵州茅台酒】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,热烈欢迎大家留言讨论,我们会积极回复。感谢您的收藏与支持!
标签: 纺织 拆迁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